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最佳闲王章节目录 > 第三七六章:朕又不吃人

电子游艺注册送体验金:第三七六章:朕又不吃人


  
      这一夜,李元吉就是住在了严老汉家中,房费不贵,至少比起客栈要便宜了些,当然,各种条件自然是不如客栈。
  
      面对于城中客栈不足的情况,出现这种家庭式的旅馆,倒也算是解决了一些问题,同时也增加了百姓的收入,这种模式倒是挺不错的。
  
      不过,李元吉也见识到了之前严老汉说的后悔到底是什么。
  
      那些原先不肯找向导,夜间又没有及时离开的人,加上客栈又没有了空房子,这时候别说是空的房子,就是一张通铺床位都很难找到。
  
      于是,让人啼笑又无奈的一幕出现了。
  
      这帮人很好的学习,并且借鉴了朝廷的拍卖程序。
  
      有些人家中只留一间房子用作拍卖,房子多的则留两间,更有些人甚至直接一间不租,全部拿去拍卖。
  
      拍卖的价格,有时候甚至能超过客栈的房价,可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不想去官府的话,也只能认栽。
  
      可即便如此,也依旧有不少人都没能拿到房子,最终只能被街上巡逻的兵士给带走。
  
      而面对着这种情况,李元吉又能怎么说?敲诈?勒索?还是坐地起价?
  
      首先,这个方案是朝廷优先提出来的,并且投入运用的,他们只不过是有模有样的照搬着拍卖一间房子而已。
  
      再者数额也并不算大,谁让那些人不早些雇佣向导,或者提前去订房子呢?
  
      翌日,李元吉悄悄的来到了泾阳县衙。
  
      经过了一天的暗访,该了解的情况基本上也已经了解了,除了一些小问题还需要整改以外,大的方向是没有出现问题的。
  
      当然,更让李元吉欣慰的是,这个时代的人并不坏。
  
      怎么说呢,一口唾沫一口钉,大概就是形容这个时代的吧,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其他的一些人,对于信用都是格外的看重。
  
      而不想后世,只要不上征信随你便,爱咋咋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更是完全崩塌。
  
      即便是出现了拍卖房子的事情,但这个价格也是有底线的,并不是说随意的往上叫,经过了解,大多数房价最高也就是十钱左右就能成交,多一些的不过十二三钱,少一些的七八钱就行。
  
      “陛下……”瞧见李元吉的身影,上官仪险些哭了出来。
  
      整整一夜啊,那可是整整一夜啊,自己兴高采烈的将皇帝的车驾迎了进来,结果却发现车上根本没人,而皇帝则不知道在城中的何处晃悠着。
  
      虽然早有准备,但上官仪还是觉得自己被李元吉打了个措手不及。
  
      昨晚整整一夜的时间,上官仪几乎都没怎么睡好觉,不是在担心皇帝的安慰,而是担心皇帝会不会找出什么自己没来得及整改,或者还没看到的问题来找自己的麻烦。
  
      虽然上官仪也挺喜欢暗访的,但这事放在自己身上,而且还是如此的明目张胆,也着实将他给吓的不轻。
  
      “恩,你不错!”李元吉轻轻的点了点头,随意的鼓励了句。
  
      “谢陛下……”上官仪激动的险些说不出话来,虽然只有三个字,但他那颗悬着的心基本也就能放下了。
  
      能让皇帝说出这三个字,基本也就证明了城内没什么太大的问题,自己的努力也算是得到了皇帝的认可。
  
      既然皇帝认可了,那自己岂不是已经算是走进了皇帝的视线?
  
      皇帝不是没见过,相比较上官仪的激动,刘善则是淡定了许多。
  
      毕竟自己在宫里的时候,也经常见皇帝,要知道发展省可是皇帝最经常光顾的衙门,甚至给他们提了不少的宝贵意见。
  
      “陛下,昨日的税额出来了,单日达到了八十九贯,加上官府的项目,昨日泾阳县进账二百一十九贯。”刘善更清楚皇帝想要的是什么,在一切安定的前提下,皇帝要的是钱。
  
      而皇帝的这一番理论,也从未对外公布过,只有发展省的人才真正的知道。
  
      所以他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往往会主要考虑经济方面的政策。
  
      用皇帝的话来说,就是在保证现有情况的同时,尽可能的多赚钱,官府有了钱,就能修路,修建各种基础设施,而条件好了,商业自然发达,商业发达,自然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人有了钱,总要消费,而在有钱有粮的前提下,那时候想要提高人的数量,根本不成问题。
  
      什么?你说不想生?不想生是不可能的,只有忙不过来的时候。
  
      如果官府有了钱,加上手里大量的大和女子,到时候直接推出去,每生一个孩子奖励多少钱,你看人口的增长会不会爆掉?
  
      华夏民族赖以生存的,屡屡打不垮的精神,弯不下去的腰杆,靠的是什么?
  
      是人!
  
      如果这个时候大唐有一亿百姓,那么李元吉要考虑的问题,怕是要征服世界了,而不是扫清周边的威胁而已。
  
      钱,固然很重要,但是……
  
      李元吉微微皱着眉头:“你们是每日统计一次的?”
  
      统计?怎么统计?
  
      收上来的才算是统计,而且这么精准的数字,明显不是预估。
  
      一天收一次,就是后世全面进入信息化办公时代,也能把人给累死,不禁折腾官府,更折腾纳税人。
  
      “不是,陛下有所不知,自推出小吃街以后,每日的人流更是接连不断,上官县令与下官曾商议过一些后续的安排,所以需要了解一个具体的数据作为支撑,所以这段时间暂时是每日一收,预计再有三天便改为每十日一收,等到下月初,拿到完整的数据以后,便可决定是保留现有规模,还是继续将其扩大,将小吃街彻底打造成泾阳的一块招牌。”刘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汇报着,李元吉只是询问了一句,自己便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看来以前的淡定并不是真正的淡定啊。
  
      “陛下,小吃街内现有的产品多为关中本地吃食以及一些西域诸国的吃食,县里以不同的价格从他们手中买来配方等,然后交与当地百姓进行经营,并统一管理调配,如果情况好的话,小臣原本的计划是继续扩大,派人到全国各地寻觅各种美食,然后将其带回来……”上官仪终于是稍稍冷静了片刻,整理了一下语言,仔细的说着自己的规划。
  
      这个规划很大,也需要很多的时间,需要很多的金钱和精力。
  
      由官府购买配方,然后放在小吃街进行经营,而上官仪与刘善的分歧点在于,以目前这种形式经营,待收回成本之后,是继续下去?还是直接收一笔钱,将其配方全盘转卖给当下负责的本地人。
  
      当然,这个分歧只能说是后话,至少暂时不用考虑这个问题。
  
      财政的收入已经证明了一切,这条路是可行的,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吃尽天下美食,那么无论是对于普通的百姓,还是对于那些官僚富人阶级,都是具备着庞大吸引力的。
  
      泾阳的发展思路,倒是让李元吉想到了后世的另一座城市,开封。
  
      其主要的经济便是旅游与小吃,倒不是说离开这两个就活不下去了,但至少也等于是砍去了双臂,而这两个的名声也更是压倒了其他所有的产业。
  
      “可!”李元吉几乎是毫无思虑的便给出了答案。
  
      他们需要试探,但自己却不用去考虑,后世这种案例更是比比皆是,更何况背靠长安这座大山,虽然长安也可以这么搞,但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这么搞的,因为这等于是直接把泾阳往死里逼。
  
      再者,长安又不是离了小吃就活不下去了,顶多也就是小规模的搞一下,长安将来的重点只能是贸易等方面。
  
      “至于后续是继续还是转交百姓,这一点你们自己去抉择,朕只有一个要求,若是官府管理混乱,或百姓有所不满,可将其交与百姓,官府只按额收税即可。”李元吉想了下,继续吩咐着。
  
      “诺!”刘善与上官仪二人连连称是,主动权还在他们手里,皇帝也并没有想过要夺走,两人心中还是有些兴奋的。
  
      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不用大举试探了,在能力范围之内,可以尽快的扩张,然后吸引更多的人流前来。
  
      在长安等地取消宵禁之前,彻底的形成泾阳效应,尽可能的减小其他地方取消宵禁之后对泾阳的冲击。
  
      “陛下,查到了……”马六跑到李元吉身旁,如若无人的低声汇报着,这倒是让众人黯然一愣,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说真的,李元吉很生气,但是过了一夜之后,几乎就生不起来这个气了,现在得知了苏家具体的生意以后,就更生不起这个气了。
  
      怎么说呢,一个辛勤劳动,靠着双手好不容易才打拼至此的汉子,竟然因为一个蠢到家的儿子,险些让他这些年来的努力付之一炬。
  
      苏家的主要产业为运输,主要跑长安至洛州这一段,但苏记的父亲有些不太甘心,所以借助运输这一产业,也能便宜的拿到一些货源,在长安和洛州各开了一间店铺,打算也染指零售业,经营只能说是马马虎虎,不算好也不算坏。
  
      而其起家的根本,是因为拿着祖宅作为抵押,从钱庄贷款十贯,买了匹马,买了辆车,就这么一点点起来了。
  
      “罢了,让人提醒他一下吧,朕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李元吉苦笑着摇了摇头,祸不及家人,虽然这件事情性质挺严重的,但自己也不想就这么让苏家消失掉,或者说,自己不想亲手毁灭一个有梦想的家伙,不想让人绝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