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君临天下之为你成魔章节目录 > 四十、氧化反应

电子游艺注册送体验金:四十、氧化反应


  
  朱清看到自己的意思被理解错了,连忙继续说:“通过这一段时间找工作,我发现学的专业其实只占一小部分,我们现在学的专业课跟将来的工作联系得并不紧,很多东西在工作后还要学。现在都说智商和情商,智商跟学的东西有关,发现不会了再学都来得及,可是情商这个东西却是从小积累起来的,到这个年龄很多已经固化了,难有大的改变,可在社会上却有大用。你没发现尚磊的那种气质好像是随身而来的,吴弘毅现在想去补,怎么都觉得有点别扭。”
  莫晶晶说道:“仔细想想还真是,实际的生存能力有时候比专业更重要。”
  “尚磊常跟我说人最关键的是要明白,什么自尊、自强之类的都是说出来好听的,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给自己一个合适的定位才最重要。他说他最想的就是把事情变成自己能掌控的,对于那些他知道根本就掌控不了的,他就不去碰。还老引用巴菲特的一句话‘躲避恶龙比屠龙更容易。’我老觉得他太消极,不够积极。”何雨嘉说道。
  莫晶晶想了想,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处事方法,适合他自己就好。”
  一个星期后尚磊开始找工作,他文凭还没有下来,要求就不能太高,好在尚磊适应性强,没有几天的时间就在一个涂料厂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
  厂子不大,连生产带销售一共只有三十多个人,创办者不知道从哪里买了外墙和内墙涂料的配方,主要销往本市和附近的几个县城,产量不大,刚开始竞争者少,所以积累了一部分资金,最近出现了两家竞争者,生意没有原来好了,所以又招人充实销售。
  尚磊外形好,学的是化工技术,工资要求又不高,老板相当看好,当人才给招进来。尚磊选择这个企业的主要原因是比较自由,可以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
  尚磊进了公司发现这是一家非常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公司主要负责人都是老板的亲戚,财务是他妻子负责,生产和掌管配方的是他的小舅子,负责销售的是他妻子的一个堂哥。这些对尚磊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每天穿行在各个工地。
  公司离家不远,还给配了个传呼,他和何雨嘉的联系更方便了,中午经常能回家做饭。何雨嘉只有周末才在租的房子住,不过她还是很喜欢在家吃饭。
  四月底,尚磊参加公司的销售会议,这两天高老板很烦,原因是公司发到县里的外墙涂料被客户投诉说质量有问题,销售经理老徐去跑了一趟,看到已经刷上的涂料确实跟自己公司的展示不完全一样,可又没有办法说是自己公司的质量问题。这些涂料是供应给县委招待所的,其实主要的目标还是后面县里的一个大工程,整整二十五栋楼的公务员小区,里边的内外墙涂料招标,那可是上百万的生意,如果这一次做砸了,后面的招标就没有你的事了。
  公司内部的调查结果是生产的时候在配料上确实有点问题,如果能把涂料拉回来再加工一次就行了,可问题是拉回来再加工,就等于说你生产有问题,后面谁还敢用你的东西。
  会议开了半天,谁都没有好主意,这个生意是老板利用关系亲自跑的,所以下面的销售人员都没有多大责任,主要的责任人是负责生产的老板小舅子,训一顿又能起什么作用。
  最后老板准备第二天亲自去一趟,看利用关系能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他提出要带尚磊一起去。
  第二天一早,高老板带着尚磊、老徐一起去Y县,Y县离市区不算太远,两个小时的路程。整个县四面环山,是个风景优美的地方。
  他们来到施工现场,施工方负责人和当地负责这个项目的县长办公室主任已经等在那里了。
  老板跟两个人打着招呼,并没有给他们介绍尚磊,老徐原来来过,互相间认识。施工方负责人赵经理带着他们到施工现场,墙上涂料的颜色确实比图卡上的浅一些,面对这种情况,老板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根据对方的表现来揣测对方的意思,看能不能出点钱把问题解决,这里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他尽量地拖时间,想等到中午请他们吃饭。
  “高老板,你看这怎么办,我们不清楚怎么回事,要说起来以前用你们的产品也不少,从来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这次工人刚刷了这么多,甲方就发现颜色不一样,这可是县长亲自挑的颜色,让停工我们也没有办法。”赵经理说。
  县委办公室主任姓吴,叫吴汉杰,看看两边,见高老板不说话,就插嘴:“我们是冲着他们的推荐才用你们的产品,刘县长对你们图卡上这个颜色比较满意,谁知道那天我过来一看,完全不一样,这要刷出来怎么办,叫你们的人过来说没有问题,你自己看看,这两个颜色能一样吗?”
  高老板只是详细地问施工情况,施工负责人是个熟人,施工程序肯定没得说,老板也挑不出什么问题。
  尚磊没有说话,走到墙边上看了看,用手指在墙上蹭了蹭,又打开一桶涂料,用旁边的排刷沾了点,刷到墙上,站在那里不动。
  几个人奇怪地看着他。
  “老高,这位是?”负责施工的赵经理问。
  高老板显然也有点蒙,看到尚磊这个状态,感觉他好像找到点什么,就配合道:“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技术员,今天我就是带他来看看。”
  “高总,这批产品是几号拉过来的?”尚磊转过头问高老板,其实他是知道的,那天为了装车他回去晚了,让何雨嘉打了好几个电话。
  “19日吧,我记得是我19日送过来的。”徐经理不知道尚磊想干什么,抢先回答。
  “哦,货到了就开始施工了吗?”尚磊问施工负责人。
  “第二天早晨开始施工的。”施工负责人也不知道尚磊打得什么主意。
  尚磊看了看周边环境,对高老板说:“就是了,我记得送货之前下了几天雨,问题就在这里了。咱们的涂料一般都卖到市里,Y县应该很少用吧?”
  高老板有些疑惑,还是回答:“这是第一次在这边用。”
  “生产之前咱们也没有派技术人员来看过,这里太潮湿,跟市里的情况明显不同,咱们这次生产按照以前的配方生产,没有调整速干剂的用量,所以涂料刷上去干燥时间太长,被强氧化的时间也就长,所以干燥后颜色会变淡。”尚磊好像确定了原因,最后结论道。
  高经理一下子明白了,赶紧顺着说:“对,对,你分析的有道理。”转过头又向办公室吴主任再次介绍:“小尚是化工专业的大学生,到我这里来实习的,技术水平很高。这次我就是让他来找原因的,看来显然是这样,对施工环境估计不足。”
  尚磊看到办公室主任半信半疑的样子,进一步解释道:“各种物质接触到空气都会被氧化,比如铁会生锈就是一种氧化反应,越潮湿的地方铁生锈得就越快,这大家都知道,涂料里边有很多组分,也会被氧化,在潮湿和日光强的情况下氧化反应会更厉害一些。如果干燥快,氧化时间就短,干燥慢,氧化的时间就长。氧化得厉害了就会变色或者褪色,这就是为什么老建筑看起来颜色都会比原来淡的原因。我们公司的产品为了能够长期保持不褪色,生产比较严格,根据具体的施工环境来定生产工艺。一般来说一个地区的施工环境差不了太多,但是Y县不一样,这里山清水秀,空气湿润,跟H市环境差太多。尤其是施工前几天一直还有降雨,后面又是接连的大晴天,所以造成涂料上墙后迟迟不能干燥,延长了氧化时间,造成干燥后颜色变淡。”
  尚磊说完看着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是外行,吴汉杰虽然也是大学毕业,不过是学文科的,钢铁会生锈他是明白的,后面这些似乎有些道理,但好像哪个地方有些问题,他不能随便发表意见,免得说错了让人家笑话,只好保持沉默。
  高老板作为商人,脑筋自然活一点,马上转过头问徐经理:“这批产品也是按原来工艺生产的吧?”
  徐经理此时已经明白过来,配合道:“应该是的,生产前好像没有安排技术人员过来实地考察,生产部门想当然了。”
  施工负责人跟公司是熟人,这几年没有少吃公司好处,当然帮着公司说话:“我说嘛,一直用你们公司产品,从来没有出过事,这次怎么会这样。那几天确实有工人跟我反映,说涂料上墙后干燥慢,影响施工进度,弄半天还影响颜色啊,看看就是不一样,我干了十几年装修,还不知道有这些问题,这上过大学就是不一样。”
  “赵经理客气了,术业有专攻,让我干你的工作我也就什么都不懂了。”尚磊看起来很轻松地笑着说。
  吴汉杰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问:“那怎么解决呢?”
  “这个好办,返厂一趟再加点速干剂就可以了。”尚磊果断地说。
  高经理看到办公室主任好像还有话说,马上接过来:“你看这也到吃饭的时间了,咱们先去吃个饭,有事在饭桌上说。”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办公室主任准备走。
  尚磊看看刚涂了涂料的墙,对高经理说:“你们先去吃饭吧,我再看看涂料干燥的时间,计算一下干燥剂的添加量。”
  有了这一句办公室主任彻底相信了,顺着高经理往工地外边走去。
  高老板让司机和老徐陪着尚磊,说好自己去哪个饭店,一会让他开车带尚磊过去,自己坐办公室主任的车走了。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销售经理就带着尚磊到了高老板说的饭店,进包间后看到刚刚上了凉菜。
  高老板看到他们进来,问了一句:“都弄好了?”
  徐经理边坐边说:“尚磊算出来了,每吨再往里边添加......。”
  刚说到这,尚磊碰了碰他的手,徐经理的话停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